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强迫也是爱】(01-03)作者:冰剑出鞘1
【强迫也是爱】(01-03)作者:冰剑出鞘1
字数:5104


                01

  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和主要二线城市的房价在坚挺地上涨,长期在国外工作的我,公司收入还不错,每年的工资收入够在二线的省会城市买一套房。本人每年都坚持买房,已经在北方某省会城市拥有20几套房子的我,对本地的房子忽生厌倦之心,于是趁着休假的时候就到了上海,看看上海的房子。

  最后决定在上海的周边昆山买了一套房子,从看房到交钱签合同2个小时搞定。

  在游历了苏州、无锡园林胜景之后,坐上了由上海返回北方某省会城市的火车。

  买的是软卧包厢,晚上12点左右发车。上了火车,刚打开包厢的门,眼前一亮,包厢里有个大美女啊!有点儿像中央电视台的刘芳菲,个子高高的,肥瘦正好,相貌端正,有股英气。我进包厢的时候,礼貌地给我打了声招呼。我们两个同在下铺,上铺是两个比我年轻的小伙子,但是个子较小,本人和他们相比还是比较有自信的。

  由于比较晚了,大家都睡了,大概4、5点的时候,上铺的两个小伙子在中途的城市已经下车了,包厢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了。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几十分钟,被睡半醒中,下半身的小弟弟坚硬如铁,典型的晨勃呀。这时应该是欲望最强烈的时候,本睁眼一看对面,身材修长的美人儿正背对着我睡觉,上身白色长袖体桖,下身牛仔裤,膝盖曲着,显得臀部丰美,要在平时看看也就看看,但是这时,小弟弟发出了冲锋的号角,有时候好多事情也不是自己决定的啊。

  会想起她昨天晚上英气美颜,心里还是有几分畏惧,但是背后的诱惑力更大。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本狼就动手了,首先手在她撅着的美臀上隔空游移,最后放胆从臀后插入两腿之间,可能她这几天太累了,没有醒,于是手就移到小腹,试着隔着牛仔裤插入两腿之间,还没醒,欲望极度膨胀了,失控了。于是手伸进里裤裆里,摸到了阴毛,柔柔的阴毛是多少男人梦想的温柔乡,摸到了外阴唇,轻轻分开,指头就进入阴道了。这时美人儿突然醒了,瞪大眼睛看着我,我迅速降嘴唇吸住她的嘴,三个手指在下面深入插进阴道,快速摩擦着阴道壁,她在我怀里剧烈挣扎着,但是随着阴道里产生的快感,变成了双腿如蛇般地扭动,鼻息也变得粗了,我的嘴离开了,在我的操控下,欣赏着她的呻吟,美艳的脸庞没有了英气,而是沉浸在痛快和欢快的欲望满足里。我的手在阴道里继续活动,持续地把这种满足输送给她。

  这是火车广播里报到北方某省会就快到了,我放缓了手的运动,想要抽出手时,被她的手坚决地摁住了,说了声「不要停」,软软地瘫在我的怀里。我撩起她的体桖,含住了她的乳头,吮吸着。两个人都陷入了欲望的泥潭,又同时飞上了快感的云端。

  这时,车厢外的列车员敲了敲门,我赶快收手,列车员打开门,疑惑地看了抱在一起的我们,用鄙夷的眼神扫了一眼,说了句:「到站了,该下车了?」关上门走了。

  这时怀里的美人儿有点儿恼怒,问:「我又不认识你,你怎么敢这样?」
  我说:「见你第一眼,就喜欢你,太爱你了,不然我能冒着犯罪的危险来爱你。」

  美人儿愤怒地推开我说:「你就是犯罪,侵犯我,我要告你。」

  「告吧,人生能如此足矣!」

  「哎」,她叹了口气,「既然都这样了……」,说完就流下了眼泪,抽泣起来,我赶快上去搂住了她的肩,安慰起来。

  然后自报姓名,她说:「你该下车了吧?你就这样走了吗,我还的在坐一个多小时才到家。」,

  「我不下车了,陪着你。」

                02

  我问她的姓名,开始不肯说,后来告诉我她叫罗欣莹(以后暂称为小莹)。
  看着怀里被我征服的女人,心中充满了怜惜,小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化妆品的香气一阵阵冲进我的鼻孔,禁不住去吻她,这次她也非常主动,一阵惊心动魄的舌吻,两人的舌头缠绕,探索着对方口腔里每一个角落,体液在充分地交换,情欲的满足感滋润着全身每一个细胞,坚挺的小弟弟差点没忍住,差点儿射出来。北方某省会城市已经驶过,我没有下车。

  小莹在北方某省的一个三线城市D市工作,丈夫常年在外工作。她本人是当地税务部门的一个小公务员。火车经过一个小时的行驶,终于到了D市。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。

  我说:「怎么办?我在D市住几天吧,住宾馆。」

  「你回去吧。没有必要,我到家之后还要上班,这次来上海是单位派出的培训。」

  「我还是住几天吧,以前没有来过D市。只当是来这里旅游了。」

  出站后,小莹理也没有理我,自顾自地走了。我长久地望着她的背影,挺拔的身姿,目测大概有1米72,穿上高跟鞋比我都高了,长长的马尾使她看起来很爽利能干,英姿飒爽,这么干净的一个女孩子,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小时前和我有过那么亲密的接触。

  小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。

  我到出租汽车站打车到了D市的一家四星级宾馆,安顿住下后,睡了整整一个上午,毕竟昨天晚上就盯住人家姑娘不放啊,累了。12点多,吃过午饭后,我到房间无聊地看着电视,现在宾馆的电视都是智能安卓系统的,选了维密内衣时装秀,看着这些世界上最美好的肉体在屏幕背后扭来扭去,不知不觉精虫上脑。虽然在火车上和小莹有过在亲密隐私的接触,但是没有肉体的结合,欲望是憋着的,就像水库的水经过来长时间的雨季蓄水,但是却没有开闸放水,终于溃堤了。于是拿起手机给小莹打电话,打了好几次都没接。后来好不容易打通了,她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,说:「你还敢打电话,我现在在家休息,明天要上班,你这个流氓,强迫了我,怎么就着了你的道儿?以后别再和我联系了。」
  「小莹,对不起,但是我确实是喜欢你呀,要不然我会冒那么大的风险。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,算是我给你陪不是。我现在在D市***宾馆。」

  「不必了,饭你自己吃吧。你滚!」

  电话那头只剩下忙音。

  我也无心在D市停留,下午就买了到北方某省会城市的火车票,一个多小时的车程。到家之后,老婆说:「可回来了,去了这么几天。」

  我脱下外套、衬衣,老婆把衣服拿到洗衣房,一会儿出来拿了张火车票,原来是D市到省会的火车票,在衬衣口袋里,问我怎么回事。我上去一把把老婆抱住,「管他呢,先干正事。」来推带抱把老婆弄进卧室,脱衣,云雨,体内积赞了巨大的能量,把老婆爽的不要不要的,叫床声销身蚀骨,连续快速活塞式抽查,本人是个运动健将,耐力持久,发泄的淋漓尽至,最终一泻而出,内射了。
  从床上下来,找到那张火车票撕了粉碎。

  在家里待了几天,做爱、逛街、接送孩子上学、上网看看中国阳痿的股市和坚挺的房市、吃饭。百无聊赖地过着平静幸福的小日子。

  一天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,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看到小莹发的短信:「能来一下吗?」,一下令我雄心都起。

  第二天给老婆说,公司的一家供货商在D市,我要到那里和他们谈一些具体的事,老婆天天忙于家务,叮嘱了几句。

  我开上新买的林肯MKXSUV就向D市出发了,经过高速公路,一个多小时就到了。到了D市给小莹打了个电话,约她到***宾馆吃饭。小莹让我开车接她,白衬衣、牛仔裤、薄风衣、高跟鞋,清爽干练的女强人形象,真让我动心,看到我时,小莹先是看到我的车愣了一下,我说:「先上车再说。」

  「你不是让我滚吗?怎么打电话又让我过来?」

  「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吗?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啊,这么远?」女人说话前后矛盾。

  「去吃饭吧,正式向你陪个不是。」

  「谁让你陪不是了,不去吃饭,我们到河边看看。」小莹目视前方。

  D市坐落在北方某条著名的大河边,大河经过人类几千年的治理,已经变得很温顺,枯水季节还经常断流。我们在河滩停下,开始聊天。

  原来小莹的丈夫是中国铁建七局的员工,常年在外建高铁,父母最近报了个老年旅游团去旅游了,所以才有空。她开始抱怨上班没意思,每天朝九晚五,坐公共汽车,工资就3千多块钱,以前还有很多福利,现在就剩下干工资了。家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。

  「我给你买辆车吧?」

  「不会吧,我们认识才几天?」

  「你想要什么车?」

  「如果我有钱的话,卡罗拉就行。可我哪来的钱啊」

  我伸手把小莹搂过来,对着她的耳朵说:「今晚陪陪我。」

  「你就是个流氓。」

  又是一个缠绵之吻。两个人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  驱车到了***宾馆,房间内,拥吻、抚摸。剥去她的风衣,把她背对着我摁到墙上,隔着牛仔裤摩擦她丰美的大臀。我说:「就是你这个大屁股,让我欲罢不能。」,她转过身,说:「那就干个够。」

  精光的两个人躺在了大床上,小莹的下面已经是溪水涟涟。

  接吻、吮吸乳头、抚摸。小弟弟已经坚挺地站岗多时了,我跪在床上,把充血滚烫的小弟弟在小莹美丽的脸庞上摩擦着,她通红着脸左右摆头躲闪着,阴茎和美颜之间的对比,极大地满足了我的征服欲望。让她给我口交,坚决不肯。于是分开她的腿,轻轻地进入她的身体,由慢到快,她也渐入佳境。突然她想起了什么,逼着我带套。带上套之后,小莹彻底放松了,闭上眼静静地享受,我竭尽所能,时快时慢、九浅一深,小莹开始紧闭着眼享受,我对她说,想喊就喊出来,这个宾馆的门是隔音的。美妙的叫床声渐渐传来了。我搬着她的身子,想来背入式,她不肯,说是太淫荡,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。小莹1米7多的个子对我来说,背入式还是有些困难的,她低伏着腰,阴户从背后看显得面积很大,颜色比臀部深,丰美的臀部中间面积硕大的阴户中的阴道微张,淫水津津。世界上再怎么安静的淑女,摆成这个姿势和身体一道也就变成了一个性器官。我掐着她的腰,抽插着,速度渐渐加快,终于射了。

  两个人喘息不定,平躺着休息。

  睡了一觉后,开始交谈。

  我说:「没想到,你欲望挺强啊。」

  「都怨你,你这个坏蛋,在火车上,那么大胆,我要告你强奸犯。」

  「好啊,告吧,现在你得自首自己。」我抚摸着她的乳房说。

  「老公有时半年都不会来一次,熬得难受。」

  「没关系,我以后安慰你。」

  第二天,小莹去上班,我到D市的丰田4S店订购了一台红色的卡罗拉混动版,下班后,告诉了小莹。她显得有些担心,说怎么和老公、父母说,我说:「去年股市大涨,你就说你有一笔钱在股市赚得不就得了。」

  「你怎么那么舍得?」

  「喜欢你啊。」说这话时,心里心疼着我的私房钱的账户里少了的一大笔钱。
  晚上在宾馆做爱,聊天,小莹突然说:「我像不像妓女。」说完就流泪了。我忙不着地地安慰她,她说我是除了她老公之外第二个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03

  本人一直对个子高挑的女白领存在幻想,希望能得到。这一次没想到用这种卑鄙的、不高尚的手段侵犯了罗欣莹。虽然两个人在一起做爱的时候,小莹也放得开,但是在平时吃饭、喝咖啡聊天,她比较平静清醒的时候,就对火车上的那件事耿耿于怀。从小接受的是传统的家庭教育,父母管的也严,结婚也是亲戚介绍的国企中国铁建的一个工程师,从小生活顺风顺水,但也平淡无奇。结果半路杀出个臭流氓,弄的自己这么不正经,现在居然还和这种人坐在一起。有时候也会流下几滴泪来。我反复解释我是真心喜欢她,温存温暖的话总是最终能打动她,最终在床上能打开她的身体,释放她的激情。

  一转眼过去6天时间了,再这样下去,老婆要起疑心了。于是我提出要回家,小莹很不高兴。

  离开之前,我开车带着她到河滩,河滩上的杂草几乎一人多高,我把车开到小路旁的草丛里,两个人静静地坐着,我把她拥入怀中,抚摸乳房,手插入她两腿之间,给她手交。淫水涟涟,娇声喘喘。我拉开我的裤子拉链,让她帮我口交,不肯。最后在我的请求下,用嘴唇碰了碰我的阴茎。这下碰触好像打开了她的欲望之门,她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投入地开始帮我口交,我瞬间被一种温暖和湿润的感觉包裹了,看着眼前的美人儿吞吐着我的阴茎,心里十分感动。最终没有射出。她扭着头,头发遮着脸,不好意思让我看她,我从背后抱着她。

 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了,我开车把她送到市区,他开着我送她的红色卡罗拉离开了。我驱车上了高速,满心回味那种被她口含着的温暖湿润的感觉。

  公司规定每次假期,有45天,但是这次在家的时间少,老婆老是缠着我,于是决定在假期结束前,向国外的领导请了假,又延长了2周。

  每天在家温暖而又平庸地生活着,最后还是提前两天到上海,坐飞机回到国外的公司。

  回来之后,领导抱怨工作这么多还赖在家里不回来,我随便找了些理由搪塞过去,心里暗骂,枯燥的国外,无趣的工作。

  按部就班。

  每天在微信上和小莹留言,聊天,小莹说她老公回家休假,质问买车也不和他商量一下。我问她:「做爱爽吧?」,小莹:「比和你爽多了!你这个坏人!」
  「看来我还得修炼内功了,回去暴操你。」

  小莹发来一个受到惊吓的表情。然后留言:「我等着,现在每天开车上下班,开着车,坐在真皮座椅上,好像就坐在你的大腿上,随时都想高潮」

  我看到留言,笑了一下,暗想:「这个小骚货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梦晓辉音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