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女白领的天体生活】(20)【作者:fiona6699】
【女白领的天体生活】(20)【作者:fiona6699】
字数:848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(二十)天体义工(二)

  我静下来,任由思绪漂浮,越想越远。谢先生看我有点出神,以为我是不高兴,满脸歉意的说道:「这里条件确实比较简陋,辛苦你了,让素素带你去吧?」我回过神来,摆摆手,笑道:「谢先生你又来了,刚刚才说好当我是家人,一视同仁,一样待遇的,怎么又忘了呢?」谢先生有点不好意思,讪讪的笑道:「嗯。我是怕你不习惯呢。」素素在一旁,咯咯地笑道:「怎么你们磨磨蹭蹭的,这么久,我也急了,让我先上吧。」说完,也不管我们,自顾自就走上前去,踏上水泥礅,转过身,面向我们,蹲了下来。素素蹲下后,看我和谢先生正在面前看着他,居然还调皮地扮了个鬼脸,叫了声:「出!」,然后,小腹伸缩了两下。只见一股淡黄色的水柱从粉嫩的尿道口喷射而出,射在白色的蹲便器上,发出哗啦啦的响声。

  虽然我自己也是女性,但平时自己小便,当然无法瞭解排尿的细节,就算是和可可她们几个一起天体生活,但由於有独立的卫生间,彼此大小便当然也是相对隐秘的进行,如此近距离清晰地观察尿液如何从女性的阴部里的尿道口喷射出来,觉得很是新奇和有趣。很快,素素排完了尿,站起来,抖了抖赤裸裸的娇躯,走下水泥礅,随手拿起旁边水桶里的勺子,舀了一勺水,沖了一下,然后笑嘻嘻的走回来,笑道:「圆圆姐,到你啦。」

  我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,笑了笑,像刚才素素一样,踏上水泥礅,面向着素素和谢先生蹲了下来。谢先生双眼眨都不眨,紧紧地盯着我毫无遮掩的阴部。虽然早前和可可她们几个半夜出去玩,也曾经在几个流浪汉面前拉尿,算起来应该也是「有经验」的了。但当时有可可在一旁「壮胆」,但现在要独自当着已经熟络的谢先生的面,一刹那,我居然觉得有点紧张。因为在传统观念里,大小便都是比较隐秘的事情,哪怕是天体者互相之间,当着旁人的面大小便,心理上总还有点疙瘩。我看到,谢先生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阴部,似乎在等待观察尿液喷射而出的状况,而素素则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我。

  我暗暗咬了咬牙,酝酿了一下情绪,伸缩了两下小腹,松开尿道口的肌肉。顿时,我感到,一股水柱从下体喷射出来,哗啦啦的落在蹲便器上,和刚才素素的情况一模一样。我知道,此刻我身上是不着寸缕,所有的一切细节,包括粉嫩的阴唇如何张合,尿液如何冲破紧闭的尿道口,都毫无遮掩毫无保留的展示在刚刚认识的谢先生和素素眼前。想到这里,我脸颊居然有点微微发热,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,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快感。很快,尿液排完了,我睁开眼睛,谢先生依然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裸露着的阴部,就好像细心的医生在仔细的观察病人的部位,只是那目光还带有一阵阵的火热。

  我向谢先生笑了笑,站起来,像素素那样,抖了抖身子,胸前的两只乳房随着蹦跳起来,谢先生的目光移向了我的前胸,转为盯着我两只自由跳跃的乳房,居然还大大的吞了一下口水。我暗暗好笑,心想:谢先生虽然长时间和女儿裸体相处,但一直接触的也只是从小看着大的亲生女儿,毕竟不是真正意义的天体者,平时对着女儿的裸体,完全可以做得到心无杂念,但面对女儿以外其他女性的裸体,还是有点把持不住的感觉。我心里一边默想,一边转身走下水泥礅,舀水沖了便池。

  素素拍手笑道:「圆圆姐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!」我笑道:「不是早就是了吗?」素素一怔,反应很快,随即哈哈的笑起来:「早就是了,现在是再次确认!」我上前一步,伸开双臂,素素很知性,马上也伸开双臂迎上来,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。两人赤裸的肌肤互相紧紧相贴,感觉非常的亲密,非常的温馨,彼此已经完全融为一体。我感觉,彼此以天体的状态拥抱,互相真正无阻隔的拥抱,才是真正的拥抱,才能真正体会拥抱的意义,才能真正感受到拥抱对方给自己传递的信息。

  现在社会上、萤幕上,很流行动不动就来个拥抱。其实这些所谓的拥抱,都只是流於形式,这些隔着厚厚的衣服阻隔的所谓拥抱,拥抱者根本不能体会到拥抱的意义,也绝对感受不到拥抱对方传递的信息。在我的天体生活里,天体拥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,在每次和不同天体者的天体拥抱中,我都能体会到不一样的感觉,在天体拥抱之下,彼此的肌肤都是毫无保留的与对方融合,从天体拥抱中,我直接从身心去感受拥抱对方传递的信息,这些信息是完全无阻隔地传送过来的,是完全没经过过滤的,是最真实的信息。

  我和素素拥了好一会,彼此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双臂。刚才和素素拥抱的时候,我心里已经暗暗计划了一些事。此时,我转过身去,笑着对一旁目瞪口呆的谢先生说道:「谢先生,那你赞不赞同,我已经是你们家的一份子了呢?」谢先生听了,赶紧点头说:「是的,当然是了。」我嫣然一笑,继续说道:「但在我看来,你表面上嘴里说当我是家里的一份子,但心里却依旧把我当外人呢。」谢先生不明所以,赶紧分辨道:「没有呀,我没有呀。」我又一笑,说道:「那我问你,平时你和素素是如何相处的?」

  说完,我眼光瞄着谢先生的沙滩裤,捂嘴偷笑。谢先生顺着我的目光往下看,终於明白过来,却马上变得满脸通红,喃喃道:「这个嘛……这个嘛……」素素也明白过来,笑着接过话头,说道:「圆圆姐说得对呀,爸爸,既然我们当圆圆姐是一家人,那我们就按平时那样相处吧。」谢先生不知如何分辨,满脸通红,一副窘相,估计他是这么想的:我和素素讲得对,他和素素平时一直就是裸体相处的,现在只是多了我一个而已,没什么问题,但同时似乎又觉得,女儿和对面这个大美女毕竟不一样,对面这个大美女和自己都是成年人,两个成年男女不穿衣服,赤身裸体的一起待在屋子里,似乎不是很妥,但再想开去又觉得,人家大美女是女性,都已经大方的主动率先脱下了衣服,而自己一个大男人,居然还扭扭捏捏,实在是不应该……千头万绪,涌上心头,一时之间,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  我看着谢先生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,心里暗暗好笑,却不说话,微笑着盯着谢先生,看他如何决定。谢先生擡头看看我,见我在盯着他,赶紧又移开目光。一旁的素素已经有点不耐烦,嚷嚷道:「爸爸今天是怎么啦。」谢先生满脸尴尬,却仍然还在踌躇。我心中有点不忍,暗暗盘算了一下,伸开双臂,笑着对谢先生说:「谢先生,放松点,来,我们先拥抱一下吧。」谢先生张大了口,盯着我,眼睛透出兴奋激动的目光,还带了一丝犹豫,似乎不肯相信,自己满身臭汗的一个糟老头,对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,竟然愿意与自己拥抱,而且还是在浑身赤裸、一丝不挂的情况下!难道对方真的一点也不介意?这样,双方的身体岂不是就毫无阻隔地互相接触?对方毫无遮掩的乳房岂不是要与自己的身体接触到?谢先生此刻,满脑子就像麻篮一样,乱糟糟的,想着想着,我留意到,谢先生的胯下已经支起了一个小帐篷。

  我嫣然一笑,盈步上前,用伸开的双臂把目瞪口呆的谢先生紧紧的抱住,胸前两只饱满的乳房与谢先生的前胸紧紧的贴在一起。谢先生身体微微颤抖着,大口的喘着粗气,慢慢的也举起双臂,揽住我纤细的腰身。我进一步把脑袋微侧着靠前去,脸颊挨着谢先生的肩膀。这样,我的脸蛋离谢先生的耳朵只有咫寸之遥,相隔如此之近,估计连我的呼吸,谢先生都能清晰的感受得到。谢先生身体依然在微微颤动,我感到谢先生内心此刻是无比的兴奋和激动。由於我们彼此的身体紧紧的拥在一起,我感觉到谢先生勃起的阴茎,像钢棍一样,在我裸露的阴部周围游走,并试图四处「突围」。虽然隔着薄薄的沙滩裤布料,但我感觉谢先生坚硬的阴茎就好像没有阻隔一样,非常的真实,连龟头发出的温热,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。

  我肯定,谢先生并没有穿内裤,只穿了一条薄薄的沙滩裤。我侧着脸,脸颊挨在谢先生的肩膀上,轻轻地说道:「谢先生,请放松些,当我是家人就好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什么都不用顾虑。」谢先生听了,微颤的双手慢慢将我的腰身箍紧,又慢慢往上移,在我赤裸光滑的背脊来回抚摸。渐渐地,我感觉谢先生没那么紧张了,正当我想松开双手,背后一具火热的娇躯贴了上来,两只纤细修长的臂膀将我和谢先生紧紧的又围在一起。我知道,是素素这丫头,看着这一幕温馨的场景,终於也情不自禁的加入进来,我又再次箍紧围着谢先生的双臂。此刻,我正享受这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,前面,谢先生勃起的阴茎隔着沙滩裤,依然在顽强的四处攻击我的阴部,火热的龟头不断地试图「突围」,这令得我敏感的阴部渐渐泛起了某种感觉,并开始升起某种反应。而我的后面,素素的两只柔软的小馒头,亦不断的在我赤裸的背脊来回磨蹭。素素父女俩的「前后夹击」,使我感到温馨的同时,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,意识已开始渐渐有点模糊。
  我暗暗对自己叫道,火候差不多了,是时候悬崖勒马了。於是,我松开了箍在谢先生腰身的双臂,轻轻扭动屁股,示意后面的素素。素素很机灵,也立即松开了围着我们两人的双臂,我和素素顺势退后几步,彼此分了开来。此时,我感到身上已经有点微微发烫,定眼向谢先生望去,不禁哑然失笑。只见谢先生沙滩裤的胯下,「小帐篷」依然高高支起,而这个「小帐篷」,居然已经变得湿漉漉的。我知道,如果谢先生身体正常的话,那这片湿地,肯定是被我阴部的分泌物弄湿的。

  我眼睛一直盯着谢先生的胯下,想到这里,脸上有点微微发烧,却又觉得有点滑稽好笑。素素见我的目光有点异样,不禁也扭头随着我的目光看过去。不看则以,一看之下,这丫头居然指着父亲大呼起来:「爸爸,你怎么尿裤子啦?」我听了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直笑得弯下了腰。谢先生听了女儿的大呼小叫,低头查看自己胯下,才发现状况,面对女儿的指问,却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好像刚才一样,满脸尴尬的站在那里。素素不明白我笑什么,还以为我是笑话她父亲这么大的人还尿裤子,赶紧一个箭步沖上前,一边嚷着:「爸爸,快把湿裤子脱下来吧,让圆圆姐笑话啦。」一边伸手就把父亲的沙滩裤拽下来。素素不愧是优秀的运动员,动作行云流水、快速连贯,谢先生还没反应过来,身上的沙滩裤已经被女儿拽了下来,一直褪到了脚脖子。素素蹲下来,一边用手扳起谢先生的双脚,试图将沙滩裤抽出来,嘴里一边继续嚷着:「爸爸,擡脚!擡脚!」

  谢先生胯下勃起的阴茎没了束缚,一下子横着立了起来,一晃一晃的。谢先生猝不及防,一下子变成了真正的全裸面对我,脑门子这会估计也是空白的。只见她虽然在女儿急声催促之下,双脚却像灌满了铅似的,木木的站在那里,动也不动。素素有点急了,搞不懂父亲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,於是,一边擡起头来,一边叫道:「爸爸……」谁知,这真的应了那句「无巧不成书」的老话,素素的脸蛋擡起来,刚好就撞上了谢先生勃起的阴茎,谢先生阴茎的龟头沿着素素的脸蛋,从额头到鼻子,一直往下扫来。这时,素素正好张开嘴巴喊「爸爸」,而这个「爸」又刚好是开口音,这样,谢先生勃起的阴茎居然一下子直接插进了素素张大的嘴里!

  素素冷不防,嘴里一下子被塞进了一个粗大的棍状物体,还没反应过来,顿时哑了声,但喉咙还在下意识的发出「哦哦」的声音。我虽然也算是「久经风浪」,也顿时被眼前这滑稽的一幕惊呆了。片刻,回过神来,再也忍不住,一手指着素素父女俩,一手捂着胸口,哈哈大笑起来。谢先生也回过神来,赶紧弯下腰来,伸手捧住女儿的脑袋向外掰去,顺势将自己的阴茎从女儿的嘴里抽了出来。
  我一边笑着,一边走上前,将素素扶了起来。然后又亲自弯下腰,帮忙将谢先生的沙滩裤从脚脖子中抽出来,甩在一旁。谢先生一直用火热的目光盯着我,一声不吭。我瞄了几眼谢先生的胯下,只见谢先生的阴茎虽然不是很长,但非常粗壮,而且微微弯曲向上翘。此刻,谢先生勃起的阴茎就像从茂密的草丛中露出来的号角一般,显得非常的威武。我笑着向谢先生点点头,笑道:「这就好了嘛,这样我们才真正算是一家人啦。」谢先生脸色有点无奈,不知说什么好,只好勉强也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  我扭头看素素,只见这丫头刚才无意中竟然把父亲的阴茎含到了嘴里,但看起来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,笑嘻嘻的站在一旁,见我望向她,笑道:「幸亏爸爸没有拉出尿来,不然就糗大啦!」我笑着问道:「以前没出现过这样子吧?」素素笑道:「没有啦,平时我虽然和爸爸不穿衣服睡觉,但爸爸一直都不允许我的嘴巴和下面接触他那拉尿的棒子的,最多只允许我用手握着睡觉。」
  我听了,若有所思,问道:「你们一直都一起睡觉?而且不穿衣服?」素素答道:「是呀,从小到大我都喜欢光溜溜的靠在爸爸怀里,才能入睡。」我有点吃惊,扭头看向谢先生。谢先生见我看他,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「这丫头,小时候很调皮,一直要这样才能安静入睡。长大后,我本说要到厅下的沙发一个人睡,但这丫头死活不肯,我也拧不过她,就只好一直这样到现在。」谢先生一边说,一边扭头看着女儿,满眼都是慈爱和温馨。我由衷的说道:「真羨慕和佩服你们父女俩。」谢先生微笑着点点头,竟是满脸的幸福。

  我笑道:「可惜我晚上还有事,要不然,真的很想留下来,晚上加入你们,体会一下这份幸福。」素素听了,高兴的拍手说:「好呀,好呀,圆圆姐你今晚就留下来别走啦。」我笑道:「今晚我确实有事,不要紧啦,我们是一家人,以后我会常来的嘛。」素素高兴的叫道:「圆圆姐,说话算数哟!」我笑着点点头,谢先生看着我,眼光带着几分惊讶,更多的是满满的期待之光。

  顿了一下,我瞄到谢先生胯下的阴茎,居然一点都没变化,还在直愣愣的一晃一晃,想起刚才那滑稽有趣的一幕,不禁打趣道:「可怜我们素素珍贵的第一次……就这样给了自己的父亲喽。」素素在一旁,一脸呆萌的问道:「圆圆姐,什么珍贵的第一次呀?」

  我笑了笑,伸手指了指素素的嘴巴,又向谢先生胯下努了努嘴。素素还是不解,问道:「圆圆姐,你是说刚才爸爸拉尿的棒子不小心弄到我嘴里吗?这个不要紧啦,爸爸也不是故意的,况且,爸爸也没有拉出尿来呀。」我听了,又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,半响,才竭力停下来,扭头向谢先生问道:「老谢,你不会一直都没有向素素讲述一些她应该瞭解的知识吧?」谢先生满脸尴尬的答道:「唉。你也知道我是个大老粗,很多东西都不知该怎么说。去年素素开始来那个,不知道是什么很担心,又不知如何处理,我才勉强告诉她应该去买卫生巾……」
  我终於恍然大悟,素素虽然已经是初中二年级的女生,正处於情窦初开,含苞欲放的豆蔻年华,无奈家里缺少了母亲的引导,只有一个木木呐呐的父亲,一直以来,除了迫不得已勉强指导女儿来月经的时候使用卫生巾以外,其他关於男女生理上的知识,竟是能免则免,能不提则不提。

  这样,令得素素虽然身体成长良好,女性的第二性征早已发育得颇为成熟,但思想上,尤其是关於男女生理方面,居然还停留在小女孩懵懵懂懂的阶段。我想了想,真诚的对素素说道:「素素,其实你已经长大了,很多生理知识必须瞭解。你父亲由於是男性,很多东西他不方便讲述,有些东西他可能也不是很清楚。这样吧,我以后会常来这里,除了给予你们生活上帮助和照顾以外,我还会尽量多多给你讲述一些生理知识。」

  谢先生看着我,口中不住的道谢,目光中满是感激,竟还带了些许泪花。我比较受不了这套,笑着摆摆手,说道:「说了是一家人嘛,就别再老说那么多客套话啦。」顿了顿,意味深长的对谢先生笑了笑,又说道:「老谢,这些年真是辛苦你啦,一个人,既当爹又当娘,把素素照顾得这么好。嗯,这么久,真难为你了。」谢先生微微一怔,似乎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,脸上居然微微红了红。
  我拍拍双手,叫道:「好啦。今天的任务繁重,我们也不磨叽太久了。老谢,你先休息一下,素素,我们这就开始吧!」素素叫道:「好的!」於是,我将头发盘起来,和素素两个人就这样赤身裸体,光溜溜的干起活来。我们先是合力把整个屋子彻底的打扫清洁一遍,然后把屋子里堆放杂乱的物品归类,然后摆放整齐。谢先生收回的旧电器很多使用年代久远,表面非常多汙迹,我们都一一作了清洁,使这些旧电器看起来成色又恢複了七八分,这样可以帮助谢先生卖个更好的价钱。

  这些活干完以后,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。我和素素互相看看对方,又看看自己,只见我们两人本来乾净娇嫩的肌肤,除了满身香汗之外,身上东一块汙迹,西一块汙迹,连乳房上,阴毛上,都沾满了灰尘和汙迹,就像是马路边的乞丐一样,不禁互相指着对方,互相取笑嬉闹起来。谢先生很体贴的给我们端来了茶水,又找出一块新的毛巾,递给我擦汗,我接过来表示感谢,和素素坐下来稍作歇息。

  谢先生看着我一个娇滴滴的姑娘,居然真的可以说到做到,放下所有顾虑,赤身裸体的帮助他打扫屋子和清理物品,弄得一身的髒汙,却毫不在意,非常的感动,关心地说道:「圆圆,今天真是辛苦你了,外面屋子的东西就不用劳烦你了,我自己明天自己整理就可以。」我喝了口水,摆摆手,笑着说:「俗话说,好事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。做人做事怎能有始无终,半途而废呢。

  这不是我的风格,而且这样也会带给素素不好的影响哟。「素素却很懂事,说道:」圆圆姐你今天第一次来,帮我们做了这么多,我们已经很感激啦,外面屋子的东西主要是纸皮和瓶瓶罐罐,整理起来很简单,留给我和爸爸就行啦。「我看到素素的左乳沾了一大块汙迹,於是凑过去,用毛巾一边帮她拭擦乳房上的汙迹,一边笑着说:」素素,女孩子的乳房和下阴是很重要的器官,平时一定要注意保护好。如果不小心弄髒了,要及时清洁,知道吗。「顿了顿,接着说道:」今天姐姐和素素说好了要一起干完这些活,咱们虽然是女孩子,也要遵守约定,说到做到,好吗?「素素认真的点点头,说道:」知道了,素素听姐姐的话。「我笑了笑,赞道:」素素真懂事!「

  和素素又说了些闲话,喝了几口水,感觉恢複的差不多了,於是,我站起来,素素很机灵,见状马上跟着也站起来,拉着我走出屋子,来到旁边的小屋子。屋子里如素素所说,主要是纸箱、报纸和瓶瓶罐罐,还有一些可以回收的塑料制品,只需将物品分类堆放就可以了,看起来应该很快可以搞定。

  我和素素一边整理,一边聊天。我突然想到这个屋子是在他们居住的屋子外面的,就是说,要进入这个屋子,必须先走出他们居住的屋子。於是,我问道:「素素,平时你到这个屋子整理东西,也是这样子直接过来的吗?」

  素素笑道:「我们这个屋子在路的尽头,除了来回收货品的,没有人会过来的,我平时都直接就这样过来的。」我又问道:「那有没有碰上过刚好收货品的人过来?」素素笑道:「当然有啦,他们经常来的,我们都很熟悉了。」我有点吃惊,看着素素。素素却不在意,继续说道:「他们几个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叔叔,他们对我都很好的。」

  我想了一下,对素素说道:「素素,姐姐跟你说,你记住一件事,无论这些叔叔平时和你有多熟悉,他们过来时,你如果没有穿衣服,让他们看看你的样子,倒也没什么问题,但你一定不能随意让他们接触你的身体,尤其是乳房和下阴。记住了吗?」

  素素瞪大眼睛,说道:「姐姐,我知道了,其实爸爸平时也是反複这样叮嘱我的。从小时候起,我和爸爸过来这里整理东西,爸爸都是穿回衣服,但我就一直都喜欢光溜溜的跟着爸爸过来,爸爸也没说什么。自从上了初中起,爸爸就开始叫我过来这边要穿回衣服,尤其是收货品的叔叔过来的时候,但是我一点都不愿意穿上衣服,我觉得这样子过来干活好舒服,好自在。」

  我笑着问道:「那这些叔叔呢,现在他们看到我们素素光着身子,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一样?」素素想了想,说道:「确实是有点不一样了,以前他们看我光着身子的样子,都只是笑我黄毛丫头之类的,最近他们看到我光着身子的样子,好奇怪,眼光总是怪怪的,老是盯着我的胸口和下面。其实我和从前没什么大不同呀,只是胸前鼓起了一点点,下面长出了一些毛毛而已啦……」听着素素天真的说话,我早已经忍不住,笑得是前仰后合了。素素看我笑得厉害,只好停下话,一脸呆萌的看着我。

  我慢慢止住笑,伸手捏住素素粉嫩的小乳头,轻轻的拧了一下。素素有点吃痛,「哎哟!」一声叫了出来。我又伸出手指,小心的伸进素素花瓣似的阴阜,轻轻的撩动着素素小花生米般的阴蒂。素素的阴蒂被我的手指撩动之下,很快有了反应,嘴里竟然发出轻轻的呻吟声。我看差不多了,笑了笑,抽回了手指,问道:「素素,刚才感觉怎么样?」素素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,说道:「刚才脑门好像触电一样,一片空白,感觉很奇妙。」我笑着说道:「这证明我们的素素长大了,不再是乳臭未乾的黄毛丫头啦。」

  素素瞪大眼睛,问道:「长大了就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,光着身子过来干活了吗?」我一时语噻,竟不知如何作答,想了想,说道:「这个嘛,倒也不是,嗯,说来话长,反正以后我常来,慢慢再跟你说吧。总之你记住,绝对不能让收货品的叔叔像我刚才那样接触你的阴部,知道了吗。今天时间不早了,我们赶紧干活吧。」素素听了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
  於是,我们两人齐心协力,很快把仓库的货物整理堆放整齐,又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屋子里。谢先生端了茶水过来,不住的千恩万谢。我看谢先生还保持着裸体的状态,心里偷偷的给他点了个赞,总算没让我「失望」,把我当家人了。
  刚才我和素素离开屋子一段时间,谢先生的阴茎已经恢複正常状态,但随着一丝不挂的我再次进入屋子,我留意到,谢先生的阴茎又开始「昂首挺立」。我心里暗暗发笑,表面装作没留意,心里却在盘算着一些事情。谢先生也留意到自己胯下的状态,又有点紧张,见我似乎没留意,才放松下来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